未来之家物联网实验室fuhome.net 物联网控制单片机 FuIP协议栈,远程控制设备物联网交流社区

 找回密码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2|回复: 0

【神奇众推】...离奇身亡:特朗普吐槽前国务卿的背后,是围绕美国生物实验室的...

[复制链接]

4

主题

27

威望

20

贡献

电容C

Rank: 2

积分
103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萨达姆肯定想不到,在他身死15年后,为他“洗冤”的人竟会是美国总统。

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不经意间”承认了2003年伊拉克战争的真相:当时的伊拉克领导人萨达姆并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后者正是美国当年发动战争的借口。特朗普此举只是为了让公开支持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前国务卿鲍威尔难堪。17年前,就是鲍威尔在联合国安理会手持一小瓶试剂,称“萨达姆用这么一点炭疽就杀了几万人”。但特朗普的指责,却在无意间掀起美军一座神秘生物实验室尘封已久的一段丑闻,且与伊拉克战争密切相关。其融合了黑幕、谎言和离奇死亡,精彩程度堪称现实版的“纸牌屋”。

美国陆军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进出需查验身份证。



2001年9月,在“911事件”发生一周后,在整个美国还笼罩在恐袭造成的震惊与悲痛中时,一批信件悄然从美国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大学附近的一个邮箱寄出。数天后,《纽约邮报》收到的信里包含如下内容:2001年9月11日这是下一步,快吃青霉素,美国去死,以色列去死,……

这样的恐吓,令当时如惊弓之鸟的美国人高度重视,却又摸不着头脑。但他们很快发现,隐藏在信封中的“死神”,正在全美多地出现。

所谓的“死神”,是信件里随附的一些棕色粉末样的炭疽孢子。除了《纽约邮报》外,美国广播公司、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全国广播公司,以及两名民主党参议员,都被寄送了类似的信件。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这样的信件在全美至少造成22人感染,其中5人死亡。

炭疽杆菌是一种通常以孢子型态存在于自然界的细菌,可通过皮肤接触、呼吸或进食感染人类和其他动物,其症状恐怖,致死率极高。附着在信上的炭疽孢子展现出惊人的致死率,令美国上下如临大敌。时任总统小布什称之为“针对我国的第二波恐怖袭击”。但问题是,911的幕后元凶十分清楚,可这些炭疽邮件的来源是谁呢?



很快,基于信件的时机和内容,美国人把矛头对准了伊拉克及中东的恐怖组织。提供相关证据的,正是供职于美国陆军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的高级研究员布鲁斯·艾文斯博士。艾文斯是美国最优秀的生物武器专家之一,曾经获得五角大楼最高荣誉奖,对外身份是负责研发相关疫苗。

高级研究员布鲁斯·艾文斯

此前,尽管舆论和政客频频对伊拉克放出狠话,但措辞几乎都是“相信”“可能”。因为,这些怀疑和指责都缺乏可靠的证据。例如,《卫报》《华尔街日报》等英美媒体连续报道称“调查员‘相信’此次事件拥有恐怖袭击的所有特征”,“基地组织和伊拉克与炭疽信件有关”。再如,后来与奥巴马角逐总统宝座的共和党元老、时任资深参议员麦凯恩虽多次向伊拉克发出严厉警告,但也只能说炭疽“可很能”来自伊拉克。布鲁斯·艾文斯参与的调查,使得这些职责“有据可循”。当时,美国广播公司引述神秘的消息来源称,初步调查结果显示恐怖信件中的炭疽粉末被发现包含有膨润土的成分,而膨润土是伊拉克在制造炭疽武器时才使用的催化剂。尽管报道未披露消息来源,但外界认为,鉴于美国陆军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的布鲁斯·艾文斯博士是调查的参与者,那么他很可能是消息来源之一。在美国军队,长期与炭疽杆菌打交道的就是位于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1942年,受到日本军队的生物武器在中国造成的惨状的刺激,美国军队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开始秘密研发生物武器。1943年,美国陆军选中位于科多克顿山下的德特里克营地,并购买了附近多个农场,把它改造为陆军的生物武器研发中心。从那时起,美国军方及其雇佣的科学家在爱国主义的名义下,使用各种细菌、病毒与毒素,与假想敌展开了一场生物武器的研发竞赛。

根据解密资料,美军搜罗的毒素千奇百怪,例如利用双鞭毛虫门下的藻类人工合成的石房蛤毒素,是目前已知的毒性最强的麻痹性贝类毒素。

可以说,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研究员的指控是具备相当影响力的。报道出现后,美国民意对于伊拉克的愤怒水涨船高。小布什政府后来敢绕过联合国安理会入侵伊拉克,与此不无关联。



但是,这样的指控很快就出现了漏洞。先是有媒体曝出白宫行政干预调查方向。当时,白宫官员立即对时任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的穆勒施加压力,反复要他赶紧证明这是基地组织发动的第二波攻击。而有FBI特工后来回忆说,其实FBI很早就知道信件里的炭疽孢子是“武器级”的水平,几乎没有可能是在恐怖组织的“山洞”里生产出来的。后来,时任国土安全部部长里奇公开否认炭疽粉末中包含有膨润土,等同于推翻了把炭疽信件与伊拉克联系起来的最有力证据。但是,这些声音和质疑都被主流舆论有意无意地忽视了,湮没在指责伊拉克的舆论海洋中。转机出现在当年年底。虽然炭疽信件样本的检测是在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进行,但脱氧核糖核酸的测试却表明,炭疽信件中的菌株竟然与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里名为“安姆斯”的炭疽杆菌菌株一致。换句话说,这些炭疽孢子根本不可能出自伊拉克,只能出自美国人自己的手里。后来的调查发现,名为“安姆斯”的菌株最早就是在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里合成的,之后又被分给美国至少15个生物研究实验室和6个美国之外的科研部门进行研究。

什么是贼喊捉贼?这就是。



既然菌株一致,那么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理所应当成为被高度怀疑的调查对象。2002年4月的一项调查发现,德特里克堡内50多个样本表明炭疽杆菌遍及基地内多处设施,包括男子更衣室和一些办公室。起初,FBI把调查矛头对准名为斯蒂芬·哈特费尔的病毒学家,但后者很快澄清了自己的嫌疑。之后,调查进入深水区,困难重重,进展缓慢。2008年,布鲁斯·艾文斯博士突然自杀,对绵延数年的调查而言无异于一枚重磅炸弹。外界普遍相信,2001年时正是艾文斯在调查后对外透露,信件中的炭疽样品含有伊拉克制造的炭疽武器特有的成分。更离奇的是,艾文斯身死后不到两个月,FBI宣布艾文斯是炭疽邮件袭击事件的“唯一嫌犯”,并以此结案。

但FBI的决定遭到外界的巨大质疑。

熟悉生物战的专家表示,艾文斯虽是一名优秀的疫苗专家,但他并没有能力将炭疽菌杆菌转换成可吸入的固体粉末。推荐艾文斯进入德特里克堡工作的伊兹尔博士指出,“艾文斯在炭疽杆菌的研究方面确实有很高的造诣,但他的研究方向是把炭疽杆菌转化成液体,而不是固体粉末。”联合国伊拉克生物武器核查小组的微生物学家斯拜策尔基于化学成分坚信,邮件里的炭疽杆菌不可能源自艾文斯。美国参议员莱希2008年表示,他绝不相信艾文斯是唯一的凶手。



时至今日,发生在近20年前的美国炭疽邮件袭击事件依然谜团重重。但回顾此事,不难发现两个历史的轮回:第一,在炭疽邮件出现之初,尽管没有任何有力证据表明此事与外界相关,但美国从上到下的舆论风向都无一例外地把脏水往外泼,一如美国如今在新冠疫情中的表现。第二,对于病毒、细菌等生物武器的研究,美国从未放松。1970年,时任总统尼克松出于多种考虑,曾命令德特里克堡销毁其库存的生物毒素。但是炭疽邮件风波表明,美军一直在“防御”的名义下,继续研究着世界上最危险的微生物和化学制剂。

2003年,时任美国国务卿鲍威尔在联合国安理会宣扬伊拉克生化武器威胁。

自德特里克堡建立以来,数次发生泄露事故,基地也由此多次关闭。该基地最近一次关闭发生在去年7月,但美方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公布相关的关键信息。更可疑的是,基地封闭后,附近就有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统疾病流行开来。据美媒报道,该病患者通常会连续几天出现呕吐、发烧和疲劳等症状,之后则会感到严重的呼吸短促。近来,韩国媒体近日爆料称,驻韩美军在首尔、釜山等地设立了4所生物实验室,并在2009年至2014年间共进行了16次炭疽杆菌试验,引发韩国民众高度不满和抗议。俄媒报道称,美国的秘密生物实验室遍布世界各地20多个国家,总数超过200个。而一位美军匿名科学家此前曾对媒体表示,试验项目中的样品并非总是被销毁,虽然美国陆军的安全措施比大多数学术研究机构要好,但并不完善。

(文中图片GJ)

撰稿 深海龟

【神奇众推】快速引流推广免费脚本:jckj52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未来之家物联网实验室  

GMT+8, 2020-7-5 03:18 , Processed in 0.06190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